长得也差

2020-06-21 23:46

不过问题在于,此前留下来的重金属元素还残留在土壤里。罗斌华说,这些重金属会通过植物转移,如果不种植物,也不作其他处理,重金属就会永久存在土壤中,无法分解。在一份《珠三角地区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调研报告》中记者看到,南海、高明等地部分地方蔬菜受到重金属的污染,而且产业转移后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被忽视。

这样的问题由来已久,2007年佛山“两会”有五份人大议案提到佛山土壤污染,当时的数据显示,土壤重金属污染超标率达到60%。有一份抽样检测显示,部分受污染土壤环境的蔬菜植株中,重金属超标率为39.3%。

(责任编辑:王姣雁)

不过该环保局表示,自2010年以来,该局就持续开展重点行业重金属排放企业污染整治,其中包括对原辅材料、中间产品、产品及排放废水、废气、废渣中涉汞、铅、镉、铬及类金属砷的企业和城镇污水处理厂和生活垃圾填埋场进行全面排查,检查重金属污染企业执行环境影响评价、污染防治设施是否满足治污需求等。自2010年以来,佛山市环保局共立案查处4宗重金属污染物排放超标行为。

有专家坦言,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污染企业虽然搬离了,但此前留下来的重金属元素还残留在土壤里”,“如不能有效管理,这将成为一颗颗‘化学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生态环境安全”。

佛山土壤重金属超标严重,电镀、金属加工和陶瓷等传统支柱产业的“贡献”可谓不小。不过,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经过这些年产业转型升级,佛山不少落后的高能耗高污染企业都被关停或淘汰,政府在对污染企业的整治上也一直力度不减。为何重金属超标依然那么严重?

佛山市政协委员罗斌华长期关注环境问题,早在2011年他就对珠三角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做过调研。对佛山特别是南海的土壤重金属超标情况,罗斌华坦言,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历史遗留问题如不有效管理将成“化学定时炸弹”,目前环保部门既无污染数据也无监测能力

一个摩的司机告诉记者,这里原本有更多金属加工厂,后来很多都被政府清出去了,“以前污染更严重,很多企业都偷排污水,现在情况好多了。”

在距离南海长青墓园不到1公里的地方,有一些金属加工企业。羊城晚报记者19日下午在这里看到,有几间小作坊正在加工五金制品,这些作坊规模都不大,每间也就一两百平方米,但周围居民反映,这些作坊的产量却不小。

尽管土地重金属污染形势严峻,但佛山市环保局在给羊城晚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却称,目前市环保部门还没有土壤重金属污染方面统一的相关数据,根据环保部的统一部署,佛山将开展土壤重金属污染的相关调查。

顺着村庄再走大约两公里,就到了珠江水道。记者看到,江边是大块大块的菜田,但就在离菜田不到500米的地方,散布着一些金属加工作坊和垃圾回收处理厂。垃圾回收厂的各种垃圾胡乱堆放,伴着燥热的天气,传出阵阵恶臭。

记者注意到,佛山市南海区去年8月出台了《佛山市南海区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行动计划(2011—2012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要求在2012年年底前完成关停或淘汰重金属污染企业(生产工艺)及完成全区铅蓄电池行业整治任务等。

罗斌华认为,重金属污染主要是由电镀企业和金属加工企业产生的。但其实,大量这类企业早在十多年前就已搬离广佛地区,现存的已经很少。随后,政府采取一系列铁腕政策,整治和关停污染企业,不少污染企业搬离。

有菜农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浇灌蔬菜都是用池塘里的水,但不排除有一些受污染的河水渗进来。“旁边就是珠江水道,污染在所难免。”对于土地是否受到了重金属污染,这名菜农表示并不清楚,“没人来检测过,谁知道啊,反正我们种出来的菜都很好卖。”

原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所长万洪富表示,珠三角地区工厂众多,工厂搬迁后土地重新利用时应该特别重视土壤污染问题。“这些工业场地如不能有效管理,将成为一颗颗‘化学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我省生态环境安全。”

据介绍,自《行动计划》实施以来,南海区一共有3家企业被纳入淘汰含氰电镀工艺,其中1家目前正在停产整治,其余2家已按要求淘汰含氰电镀工艺。而在关停名单中的企业,全部都于2012年年底前自行关停或转产(淘汰重金属生产工艺)。

记者看到,离作坊不远是个村庄,住了不少村民,一条河涌从村中穿过,河涌里的水呈灰黑色,虽是活水,但一靠近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有村民说,这些污水是上面一些工厂排出的。

最近省人大组织全国人大代表就土壤污染治理展开专题调研,结果显示,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的区域主要分布在广佛及其周边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佛山、南海、新会和广州白云区超标率甚至达到50%。

三水白坭有不少陶瓷企业,21日上午记者沿着白坭工业大道一路直行看到,两旁陶瓷厂、塑料厂扎堆。在这些工厂之间的一块空地上,有一家园林场,种了不少花草树木。记者注意到,这里的树明显偏矮,且有一些已经枯萎。园林场一个工人说,周边一些陶瓷厂经常偷排污水,前段时间雨多,污水流到园林场里,渗进了泥土,有些树很快就枯了。这名工人指出,其实这种情况一直存在,他摇着头说:“这里的土壤不行,种出来的树很难成活,就算能活,长得也差。”

23日下午,南海区环运局一位负责人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南海区尚未具备对重金属污染的监测能力,对全区重金属的污染情况和数据皆来源于上级环保部门。而对于此前关于“南海区土壤重金属超标最为严重,超标达到50%”的情况,该负责人称,他们尚未收到上级转来的相关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