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居家养老机构规模小且均价普遍又不能过高

2020-02-01 02:50

其实,今年的北京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提出,增加多元化养老健康供给,壮大养老健康消费。而且还明确,保持有效投资力度,着力补齐基础设施短板,重点投向水环境、大气、交通、棚户区改造、养老等领域,抓好全市重点工程,提高投资的精准性;进一步拓展资金筹集渠道,大力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推动试点项目加快落地。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据悉,在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披露居家养老的优先发展计划之前,政府部门、相关领导就曾多次表达出类似的态度。去年北京就确定将当年6亿元的养老服务事业发展大额专项资金中的1.22亿元用于居家养老,占比超过1/5。而这1.22亿元具体投资锁定三大重点投资方向:其中占比最大的是完善北京街道乡镇级养老照料中心的平台功能,令其具备辐射居家养老的能力;其他还包括支持餐饮企业为老人提供包区包片的餐饮服务、支持入户服务养老企业形成连锁品牌等。而前年政府还投入了2.4亿元在全市建设了104个街道乡镇级养老照料中心,撬动社会直接投资逾20亿元,最多给予每家中心400万元的补贴。

2015年8月17日 北京市民政局等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支持养老照料中心和养老机构完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功能的通知》称,2016年养老照料中心将覆盖北京市所有街道。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目前老人在社区居家养老过程中需求比较集中的老年订、送餐服务中,也曾有多个项目遭遇搁浅。有资深餐饮企业经营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多个原本非常积极入社区开展配送餐服务的大型餐企,在老年餐方面的业绩不理想,比如嘉和一品,该企业原本非常主动地开展相关业务,还曾计划大量投入在京社区中制作取餐柜,并逐步提高送餐覆盖率,但最终因为各种原因而停滞不前。

除了部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商业模式还未成型外,硬件的缺失也成为这一行业发展的阻碍。业内有调查报告显示,目前不少社区养老机构、设施及相关服务仍然缺位,尤其是老旧小区,在建设规划初期常常忽略养老设施布局,这类社区中很难寻找到提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场地,企业、机构即使有心进驻也没有条件开展服务。

如果说最近几年养老圈里有哪些新进关键词,“居家养老”绝对是不能绕过的一个。无独有偶,正在召开的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王安顺市长在做今年的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时也将居家养老放在重要位置提起,报告提出,今年北京将优先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业内表示,在众多类型的养老服务业中,政府工作报告惟独将居家养老作为“优先选项”发展,除了这将成为北京老年人最主流的养老渠道之一,还与这一市场存在的巨大发展潜力密切相关。

2015年11月18日 国家卫计委等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

2015年11月25日 北京市民政局、市规划委发布《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北京市90%的老人在家养老。

实际上,早在2008年底,北京市即提出“9064”养老新模式,即到2020年,北京市将有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的协助下通过居家养老,6%的老年人通过政府购买社区服务照顾养老,4%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这意味着,“十三五”期间,居家养老服务将成为未来市场需求巨大的服务种类。不过,某养老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时虽然市场认可政府的提法,但却对居家养老服务具体如何落地、落地后怎么保证经营收益等存在一定困惑,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还未完全成型,即使勇于“吃螃蟹”的人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其实,近年政府和相关部门负责人时常把“养老照料中心”的概念挂在口头,各项养老支持政策更是常常向社区居家养老倾斜,已能看出北京在引导养老产业结构布局时的用意。而在去年《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通过审议后,居家养老服务业在养老产业中的重要作用更是不言而喻。

虽然此前去年北京市曾发布政策要求,养老照料中心将优先鼓励对民办养老机构、街(乡、镇)敬老院或养老院、光荣院以及符合条件的全托型托老所,实施改建、扩建或整合改造,此后市民政局等部门也多次承诺为养老机构企业进社区提供场地保障。但在实际推进过程中,上述养老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仍有部分社区没有将新政落实到位,多项审批和严苛的要求仍把他们挡在小区之外。

2015年5月1日 《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正式施行,居家养老服务开始成为北京养老产业的重要发展方向。

“坦白地讲,这一困惑到现在仍然困扰着不少想要进入北京居家养老服务行业的企业。”上述负责人表示,不可否认,一系列利好政策引导下,北京确实释放了一批居家养老需求,明显能够感觉到近两年不少做养老机构的企业重新燃起了对居家养老服务的关注,甚至开始或已经筹谋着投资计划,但是迄今为止,还是有一部分投资养老产业的资本对于居家养老持观望态度,因为原本养老机构就是一项回报周期长、利润微薄的投资项目,而居家养老机构规模小且均价普遍又不能过高,所以获利难度就更大。

商业模式不完善,势必会造成居家养老市场的不完整。因此,经营社区养老项目相对有经验的诚和敬相关负责人建议,资本在投资社区居家养老机构时,不能单纯地依靠规模、入住收费等传统项目来获利,而是将机构变为一个资源对接平台和体验中心。据悉,所谓资源对接平台就是凭借机构距离老人居所较近的优势,与老年配餐、入户看护、保健等相关服务结合,成为这些企业提供服务的中转站,既帮这些企业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也可以通过增值服务获取更多收入。

2015年6月9日 北京市规划委消息显示,正在编制的《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规划设计标准》要求,社区级养老服务设施要配建不少于800平方米的社区养老服务用房。

不过也有养老机构经营得不是很顺遂的投资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资本不必太过放大居家养老机构的经营困难,居家养老照料中心能帮助不少面临经营瓶颈的养老机构增加运营收入,实现资源最大化利用。在他看来,居家养老照料中心基本上提供的照护服务都是日托式的,不用老年人留下过夜、不占用床位,且随时可以增减、更换服务对象,在有限的白天时间里实现对场地、人员、设备等资源的更充分利用。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养老”一词共提到了十余次。其中,在提到今年的养老工作推进计划时明确,北京今年将优先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落实新建小区和老旧小区配建养老服务设施政策,增加养老设施的有效供给,建设40个街乡镇养老照料中心,支持做好失能老人、重残老人护理,促进医养结合。“优先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一句作为统领这段内容的首句提出,政府对于这一行业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社区居家养老,顾名思义指的是老人在所居住社区内养老的模式,既包括在社区养老机构中养老,也包括家庭养老,而这两种服务又时常存在服务交叉,一般来说大多数选择这种方式养老的老人和家庭都会以家庭养老为主,社区机构养老为辅,这两种模式普遍被统称为“社区居家养老”。